抖音小说《乔若安祁隽》大结局免费试读 《乔若安祁隽》最新章节列表

皇昏的小说《乔若安祁隽》是一个从名字看起来就很不错的作品,主角乔若安的人设完全是不走寻常路,故事发展高潮迭起,该部小说的作者皇昏的文笔清新流畅,让《乔若安祁隽》中的每个人物都富有了灵魂,一起来看现代言情小说《乔若安祁隽》吧。 《乔若安祁隽》 小说介绍经典小说《乔若安祁隽》是乔若安所编......

抖音小说《乔若安祁隽》大结局免费试读 《乔若安祁隽》最新章节列表

《乔若安祁隽》 小说介绍

经典小说《乔若安祁隽》是乔若安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乔若安祁隽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短信发出去快十分钟,显示已读,却没有一句回复。祁隽差点将手机捏碎。乔若安回到办公室就看到短信了,故意不回的,把闹别扭的形象演绎得活灵活现。忙了会儿工作,乔若安去了趟洗手间,出来的时候恰好听见了原野的声...

《乔若安祁隽》 乔若安祁隽第15章 免费试读

短信发出去快十分钟,显示已读,却没有一句回复。

祁隽差点将手机捏碎。

乔若安回到办公室就看到短信了,故意不回的,把闹别扭的形象演绎得活灵活现。

忙了会儿工作,乔若安去了趟洗手间,出来的时候恰好听见了原野的声音。

听起来像是在打电话。

“语白姐没找你查过乔若安?确定么?”

乔若安挑起眉来,这还聊到她了?

不知道原野在和谁通电话,但从他的话来看,詹语白好像私下重新查过她了?

“查的是她中学的照片,还有小时候的事情。”

听到这里,乔若安的笑一点点消失。

詹语白查她,这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儿,从她忽然冒出来和詹彦青纠缠的时候,詹语白应该就查过她了。

但原野说的明显是最近的事情。

詹语白在见过刘培之后,忽然查她,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什么。

那么,她查到什么了?听原野的意思,他似乎看到了些东西。

乔若安思考到这里,外面的原野已经通完电话了。

乔若安跟出去,和原野来了个偶遇。

乔若安:“嗨,又见面了。”

原野一回头,又对上了那张祸害一样的脸,想起来乔若安还在跟祁隽吵架,他下意识躲了一下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乔若安一脸无辜:“上洗手间啊,总不能是来特意找你的吧。”

原野:“……”

乔若安:“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,也不是不行……赏个脸,晚上一起吃饭?”

原野又是一个激灵,“你休想陷害我。”

乔若安:“?”

原野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和四哥吵架了,故意勾引我气他。”

乔若安:“吵架?他是这么说的?”

原野:“那你们没吵?”

乔若安忽然自嘲地笑了一下,那一抹笑容里,不免带了几分苦涩,“我有什么资格和他吵架。”

她说完,低下了头,手飞快擦了一下眼睛,看着像是哭了。

原野顿时一阵自责,他咳了一声,“别哭啊你,我没嘲讽你的意思。”

乔若安依旧低着头,泫然欲泣的模样。

原野:“……我请你吃饭总行了吧?”

乔若安终于抬起头来,但看他的眼神里,明显带着不信任。

仿佛在问他:你不怕祁隽收拾你么?

原野确实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:“你几点下班?我去餐厅提前等你吧,不然四哥看见了我就惨了。”

乔若安和原野互相加了微信,目的达成,就先走人了。

——

下班的前五分钟,乔若安又收到了一条来自祁隽的短信。

【下班后来找我】

还是一贯的命令口吻,连标点符号都没有。

乔若安直接无视,顺道把他的所有短信都给删了。

一到点儿,乔若安就收好东西下班,直奔地库,开车去了原野说的那家西餐厅。

原野订的是靠窗的卡座,乔若安过来的时候,他已经在翻菜单了。

两个人商量着点完了菜。

原野:“这顿饭我请你,我之前的话你别挂心啊。”

乔若安:“没关系的,我习惯了。”

她的语气听起来很平静,没什么起伏,可细细品,又多了几分心酸。

就好像是已经习惯了被祁隽“欺负”。

原野想起来徐斯衍对乔若安的那些评价,忍不住问,“你接近四哥,到底为了什么啊?”

乔若安:“你也觉得我接近他是别有目的么?”

原野:“我也没……”

“因为我喜欢他。”乔若安打断原野的话,“我只是喜欢他,想和他在一起而已,有错么?”

原野:“……也没错,但他都有未婚妻了。”

乔若安苦笑,“是啊,我比不过。”

这一句又是充满了心酸,楚楚可怜。

原野动了恻隐之心,忍不住提醒她:“语白姐已经开始调查你了,你注意一点儿吧。”

乔若安表情一顿,露出了几分慌张,“查我什么?”

原野:“搞不好是已经开始怀疑你和四哥了,对了,问一句,你和语白姐以前认识么?”

乔若安:“不认识。”

原野:“那就奇了怪了。”

乔若安:“她有说我们认识么?”

原野:“这倒没,就是看她查了好多你读书时候的照片,语白姐以前也是福利院的,我以为你们认识。”

——

祁隽等了快一个小时,乔若安仍然没有过来找他。

他走出办公室准备亲自去找人,正好碰上了梁聪。

梁聪:“祁总,您怎么还没走?”

祁隽:“乔若安呢?”

梁聪:“乔助今天刚下班就走了,她没跟您说么?”

小心翼翼说完,梁聪就看到了祁隽的面色阴沉了几分,顿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。

梁聪:“我去查一下乔助现在的位置。”

十分钟后,梁聪拿着收到的照片站在祁隽面前,欲言又止。

祁隽:“有话就说。”

梁聪战战兢兢把照片递上去。

祁隽看到照片之后,本就阴沉的目光更显得可怖,梁聪被吓得一个字都不敢乱说。

祁隽扔下照片,抄起车钥匙便往外走。

梁聪揉上眉心,看来这是要过去捉奸了。

看到乔若安和原野一起吃饭的画面,梁聪一时间竟不知道他俩究竟是谁胆子大一些了。

——

跟原野私下接触几次下来,乔若安觉得他人还不错。

祁隽身边那群人里,原野应该是最没心眼的那个,对她的态度也不算恶劣。

趁这顿饭,乔若安又和原野打听了一些詹语白的事情。

跟在付晓芝那边打听到的差不多,原野也说詹语白追祁隽很久了。

但原野没说那颗肾的事儿,只是告诉她,詹语白对祁家有重恩,祁隽就算为了报恩,也会娶她为妻的。

乔若安听到这里,表情一点点沉下来。

原野以为她是被这段话打击到了,便安慰她:“你想开点儿。”

乔若安抿住嘴唇不说话。

原野:“你长这么漂亮,还愁找不到男人么,四哥那人也没什么情趣,真跟他在一起也挺无聊的,你们其实不怎么合适,你应该找个能陪你玩的。”

“谁能陪她玩,你么?”原野话音刚落,忽然听见了祁隽的声音。

他被吓了一跳,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。

乔若安也回头看了过去,对上祁隽的目光之后,淡淡收回,一脸无所谓。

这态度对祁隽来说无异于火上浇油。

他直接走上去拽住了乔若安的胳膊。

祁隽来势汹汹,乔若安也不甘示弱,即便被他拽住胳膊,也没有要妥协的意思。

她坐在座位上,坚持不动,倔强地看着祁隽。

原野看着乔若安那小细胳膊快被祁隽拧断了,忍不住说:“四哥,你冷静点。”

“你给我闭嘴。”祁隽警告原野。

原野这边没来得及说什么,乔若安忽然说:“你给我放手。”

原野诧异,乔若安胆子是真不小,在外面这么不给祁隽面子……

祁隽:“适可而止。”

乔若安:“是你先丢下我不管的。”

她说完这句,已经哭出来了,眼泪夺眶而出,挂在那张漂亮的脸蛋上,惹人生怜。

原野一看这泪,顿时就觉得祁隽可真渣,为啥非得招惹乔若安呢。

乔若安:“我说过了,如果你走了,我就去喜欢别人,现在我喜欢他,我和他约会,你管得着么?”

原野:“……”

他动了动嘴唇,原本是想提醒乔若安别说气话,但看到她的眼泪,顿时又说不出话了。

祁隽冷冰冰看着乔若安:“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。”

乔若安:“你是在施舍我么?”

祁隽松开了她,转身就走。

很显然,是不打算再和她沟通下去了。

原野下意识要去追祁隽,可想了想还是留下来安慰乔若安了。

她的表情,看起来太伤心了。

——

祁隽驱车绕着三环路开了一圈,最后停在了江边。

这个时候已经接近凌晨,江边的人并不多,他站在围栏前看着夜里的北江,双眸深不见底。

只有手背上凸起的血管出卖了他。

乔若安今天的种种行为,都超出了他的可控范围。

那天他离开时,她叫嚣着说“去找别人”,而他根本没把那句话放在心上。

毕竟她的嘴巴里就没说过几句真话。

没想到的是,这一次她还真的说到做到了。

故意去找原野,是想**他,等他哄她么?想得未免太天真。

本身就是个来路不明的女人。

凌晨十二点钟,祁隽来到了医院,走出电梯朝詹语白的病房去。

深夜,医院的楼道里只有值班的医护人员,十分安静。

祁隽一路畅通无阻走到病房,推开门后,却发现病床上空空如也。

原本应该躺在床上的詹语白,现在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祁隽抬起手覆上了太阳穴,深邃的目光扫过洗手间,门是开着的,詹语白也没在洗手间。

这么晚了,她能去哪里?

祁隽忽地想起了那天詹语白手机里的短信。

祁隽没有在病房多做逗留,转身走人了。

——

凌晨两点钟,詹语白匆匆忙忙跑回了病房,她关上门,火速换上了衣服,躺回到了床上。

夜里的事情让詹语白精疲力竭,早晨睡到八点半才勉强睁开眼睛。

要不是的护士过来查房,她还能睡更久。

詹语白无精打采配合着护士的例行检查,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祁隽忽然过来了。

詹语白惊讶:“祁隽?你怎么过来了?”

祁隽走过来,视线扫了她一圈,淡淡问,“你不希望我过来么?”

詹语白:“当然不是,今天工作日,我以为你在忙。”

祁隽:“你脸色不太好,没睡好?”

詹语白:“嗯,昨晚身体不太舒服,后半夜才睡着。”

祁隽:“哦。”

詹语白:“你吃早饭了么?一起吃吧。”

祁隽:“嗯。”

詹语白安排护工送了早饭过来,祁隽和她共坐在一张桌上吃早饭。

祁隽扫到门口的鞋子,“你出去了?”

詹语白停顿了一下,“昨天下午下楼转了一下。”

祁隽:“哦,身体不舒服还是别乱跑。”

詹语白:“好,听你的。”

后来祁隽便不说话了。

詹语白的心跳却一直很快,吃饭时,时不时便瞟祁隽一眼。

祁隽:“一直看**什么?看到我这么惊讶?”

詹语白:“应该说是受宠若惊,其实昨天就很想你,又不好意思给打扰你工作……”

祁隽:“再不来看你,我妈要去公司教训我了。”

詹语白终于笑出来了,“怎么会,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,医生说明天就可以出院。”

——

那天和祁隽吵过一次以后,乔若安对他的态度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两人在公司碰面后,公事公办,私下没有任何交集。

乔若安没有像以前一样“骚扰”祁隽了,祁隽也没再主动给乔若安发过一条消息。

两人好像陷入了冷战模式。

这一过,就是一周。

周末,乔若安也没有去祁隽那边,看得方沁阳都觉得稀罕,“你们这是还在冷战么?”

乔若安啃着苹果,不置可否。

方沁阳:“好不容易才把人钓过来,你不怕他就此不要你么?”

乔若安:“他要有这打算,吵完第二天就把我开除了。”

方沁阳:“……好像也有点道理。”

乔若安:“最近没空理他,先晾他一段时间吧,忙完正事儿的再去哄。”

方沁阳:“听起来像逗狗呢。”

乔若安:“切,他哪有小狗可爱。”

闲聊几句,就该聊办正事儿了。

乔若安和郑凛叙派去跟踪刘培的人通了电话。

最近这一周时间,刘培没有和詹语白见过面,而是在到处挥霍,据说詹语白给他的钱,他已经花得差不多了。

刘培花完了钱,想必还是会去找詹语白要的。

见面是迟早的事儿的。

乔若安:“刘培最近有没有查过我哥的事情?”

张旭:“您是说祁……”

乔若安:“嗯。”

张旭:“没听他说过。”

乔若安:“好,你继续盯着他,下次他和詹语白见面记得通知我。”

张旭:“是。”

小说《乔若安祁隽》 乔若安祁隽第15章 试读结束。

  • 发布时间:2023-03-18 18:26:52
  • 作者:皇昏
    小说名:乔若安祁隽